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信仰與功修 >> 齋戒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齋月思絮

熱度4624票  瀏覽472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2年7月23日 21:02

封齋之後,常常在冥思中與心靈對話,卻又不時插入塵氛的干擾。筆端寫下幾縷思絮,不是輕款款地飛上夜空,而是沉重地墜入現實的穀底。我本無足以傲人的家史和現實生活賦予的輝煌,我身處平凡,安于平凡,只想平凡地表述最平凡的道理。

英國十九世紀思想家湯瑪斯•卡萊爾並非伊斯蘭信士,而在《英雄和英雄崇拜》一書中對穆聖曾有過這樣的評價:“對於穆罕默德我敢斷定……真實是他的首要基礎,而且也是他身上存在的一切東西的首要基礎。”

我曾這樣寫過:清則排濁,真則拒偽。真正的穆民應該把信仰作為靈魂,把真實視為生命。有了真實,或許暴露出諸多的殘缺,但終會歸依于善,創造出美。

刻意于表現個人的完美,只能戴上假面。面對塵世,或許一時得計。面對大能的安拉,我為制假、售假者感到恐懼。

眼睛只習慣于向上:盯著前輩的榮耀,盯住名人的盛譽,盯住錢袋的能量,盯住權勢的聲威,這類文人,往往難得二目下覷。那自命不凡,實是自我推銷的廣告;那故作深沉,實是淺薄靈魂的包裝。
倘若知道,他熱戀的是自己的族教,還是族教中的自己?鑒別並不難:只須看他有幾多行動為族教承擔沉重,有幾多言辭講進回族大眾心裡。

見偽不揭,見惡不爭,見善不揚,見美不親。超脫於善惡之上,游離於是非之外。把無私獻身者視為偏激,對正道直行者暗施冷箭。披掛著中和、寬厚、深沉、雅正的鎧甲,護衛的是最隱蔽的利己主義。

我喜歡回族大眾的樸拙、真誠、熱烈、從容。赫赫大家的桂冠之下,謙謙君子的儀態之中,那將是怎樣一顆頭顱?怎樣的一顆心?我心存敬重,更有我的期待和不安。

倘若擁抱是為勒斷別人的肋骨,淌蜜的雙唇張開來,是想咬斷別人的喉嚨。那末向兄弟報警不是背談,理性作出的判斷,不能和歹猜相等。

面對不幸應該堅忍,面對邪惡應該堅韌。唾面自乾的忍是懦弱;媚顏求憐的忍是奴性;超然自保的忍是幫閒;混淆是非,不問善惡的忍是鬼魅。

我喜歡堅韌,它顯示著正信的威嚴,人格的自重,生命的力度,獻身主道的無畏無私。

淡化了信仰,擁有的是失血的靈魂。堵塞正信之路,便把靈魂送進了名利交易的市場。

肌體靠骨骼支撐,有了骨骼,支撐的未必是一個真正的人。

貧窮,逼迫人們學會生存。貧窮的愚昧,只能是失去理性的苟活。富有,或能讓人失去生命的準星。富有的愚昧,必定要扼殺別人生存的權利,用帶血的財帛,營造起自己的地獄。

脫貧,仿佛找尋一泓清泉,洗淨舊日容顏。

治愚,有如久死重生,須要再塑靈魂。

脫貧易,治愚難!

美夢、噩夢終會醒來。床前月影,給人溫馨。拂曉雞鳴,發人自省。了結幻中的啼笑,在“清”中蕩滌靈魂,在“真”中把握生命。  

也有終生不醒的夢。雖是耳聰目明,看不透人生舞臺上種種角色的心地,聽不見腳下邁向後世的步履聲聲。  

當烈火燒斷殘夢,擁向你的不是光明。  

真的信士,不以教派差異區分正邪,不以知識多寡劃分高下,不以信仰強弱有無決定遠近親疏。緊握住安拉的繩索,在愛國主義旗幟下,才能腳踏著堅實的綠野。  

執著的信仰,必須關心回族的興衰。真正懂得熱愛母族的人終將歸於主道。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齋月 思絮
頂:171 踩:262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11 (1172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02 (1047次打分)
【已經有1972人表態】
554票
感動
453票
路過
473票
高興
492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