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信仰與功修 >> 齋戒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論伊斯蘭教的齋戒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馬恩信文集》    作者:馬恩信
熱度5592票  瀏覽690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3年7月01日 23:14

齋戒是伊斯蘭教的五功(念、禮、齋、課、朝)之一。真主對穆斯林們說道:“信道的人們啊!齋戒已成為你們的定制,猶如它曾為前人的定制一樣,以便你們敬畏。故你們當齋戒有數的若干日。你們中害病,或旅行的人,當依所缺的日數補齋。難以齋戒的人,當納罰贖,即以一餐飯,施給一個貧民。自願行善的人,必獲更多的善報。齋戒對於你們是更好的,倘若你們知道。萊麥丹月中,開始降示古蘭經,知道世人,昭示明證,以便遵守正道,分別真偽,故在此月中,你們應當齋戒……。真主要你們便利,不要你們困難,以便你們補足所缺的日數,以便你們讚頌真主引導你們的恩德,以便你們感謝他。”(《古蘭經》2:183-185)

使者穆罕默德說:“伊斯蘭教是建立在五件事上:(1)證實除真主外絕無應受崇拜的主宰,並證實穆罕默德是真主的特使;(2)力行拜功;(3)完納天課;(4)朝覲天房;(5)封萊麥丹月的齋。”(《布哈裡和穆斯林聖訓實錄全集》)

以上兩段經訓是伊斯蘭教把齋戒作為穆斯林必須履行的天職的依據。從經訓中我們還可以看出“齋戒”這一天命不僅是伊斯蘭教信徒所必須履行,伊斯蘭教以前的人民和其他宗教信徒也曾奉行過,可見自古以來,齋戒這種宗教活動,就被真主和各宗教所重視。

 

(一)古代各民族、宗教的齋戒一瞥

只要注意研究各民族宗教發展史的人,便可以發現那些有宗教信仰的民族,沒有不把齋戒當作善功的一種要素來看待。例如:印度的摩尼教教律就十分強調齋戒的必要性,把它看成是教徒高尚行為的表現;而婆羅門教徒從遠古以來就對齋戒克盡其職,恪守不移,連老、病、殘、弱者也不放棄,其中尤以瑜伽派最為虔誠和突出,他們為了獻身於一件善事而需齋戒十天到十五天,在此期間除了飲少量的水以外,任何食物都不吃。

佛教和中國的儒教也都有各自的齋戒規定和儀式,我們中國的穆斯林都耳聞目睹過,這就不多說了。

古埃及人在所有的節日都要齋戒。他們的宗教師則需齋戒七天至六個星期;古希臘的艾勒資紐人和特思目夫爾人則責成自己的妻女齋戒,要她們坐地上,現出猶豫、悲傷的情狀,以示齋戒應有的禮節;希臘古代民族的拉森底姆奈人,每到戰爭以前,也要連續齋戒數天,當時,克里特島的牧師們都不吃魚肉類及烹調過的食物,像佛教的和尚、尼姑一樣,終生以素食為生;羅馬人和義大利人,同樣地也是以持齋為美而稱著於世,據傳說塔尼梯人,當羅馬人包圍他們的時候,也曾經齋戒了十天,以求勝利的降臨。

至於猶太人,在他們的經典中也有歌頌齋戒的詩篇,他們的祖先在齋戒時,不僅僅滿足於二十四小時之內不吃不飲,而且還要睡眠在沙土之上,對自己所遭的不幸事情要深刻自我反省,而表示哀痛,因此,他們的青年男女,其教律規定不許在齋月結婚。可是近代的猶太人每年只齋戒六七天了,其中德行好的,則齋戒一整月,每二十四小時開齋一次。如今的以色列人,只是每年陽曆八月九日這天才齋戒一次,以紀念耶路撒冷大寺被毀而已,在八月九日以前要作好齋戒的一切準備,例如飲食方面就開始限於只吃一味,品行優良的人所吃的麵包裡還要混合著土質,夜間睡在磐石上,不斷地呻吟、啼哭,以示對災難的哀傷。

基督教徒則每年需齋戒四十天,以仿效爾薩聖人的德行。每二十四小時開齋一次,在開齋時的飲食不許可有帶生命物類或由生物身上產生的付食品,如乳汁、乳餅、乾酪等。另外,基督教還有四旬齋(也叫大齋)的規定,即每個季節齋戒三天,都列為天職,其餘的如每星期四、五的齋戒為自願的副功齋。可是,時至今日,在基督教中,不說普通教徒已廢棄傳統的齋戒制度。就連牧師、神職人員也違背了這一教律。

以上是對古代各民族、各宗教的齋戒作簡略地回顧一下,以此證明齋戒在人類社會中的歷史性和連貫性。

 

(二)伊斯蘭教的齋戒和要求

伊斯蘭教的齋戒是使者穆罕默德由麥加遷都麥迪那的第二年(即伊斯蘭曆二年——西元六二三年)開始定制的,規定每年的九月(萊麥丹月)為穆斯林舉行齋戒的月份,所以普通稱為齋月。齋月到底相當於陽曆的哪個月,這是難以肯定的,因為伊斯蘭教的曆法是根據太陰(月亮)繞地球一周(29·530588日)為一月來算的,因而是純陰曆,全年十二個月,合計有三百五十四日或三百五十五日,每年與陽曆相差十一日左右,每三年相差一月,所以齋月雖固定在回曆九月,然而與陽曆相比是活動的,每三年向後退一個月。

從齋月的第一天起到最後一天,每天從破曉到日落戒除飲食和房事(夜間不戒),是伊斯蘭教齋戒的基本要求。這是根據下面這節《古蘭經》的原文提出的,真主說:

“齋戒的夜間,准你們和妻室行房……你們吃吧!飲吧!直到黎明時天邊的黑線和白線對你截然劃分,然後整日齋戒,直到夜間。”(《古蘭經》2:187)“這是真主的法度,你們不要臨近它。真主這樣為世人闡明他的跡象,以便他們敬畏。”

伊斯蘭教齋戒的宗旨,總的說來是使穆斯林通過齋戒這一手段養成堅強的意志、廉潔的操行、守法的精神。對於合法的飲食與正當的夫妻性生活尚能戒除和節制,那麼對於非法貪污和敗壞道德的姦淫更能加以防範和杜絕了。所以《古蘭經》說“以便你們敬畏”,便是齋戒的宗旨和效果。

但是,伊斯蘭教的齋戒,除了止“食”戒“色”這兩方面以外,在耳、眼、口、鼻、手、腳、思想等各個器官和肢體方面也要受到教法的約束和訓練,如果僅僅不吃不飲,不行房事,還不完全符合齋戒的要求,那麼,要達到齋戒的宗旨自然也就談不上了。因為聖使者穆罕默德說過:

“有許多所謂齋戒者,除了饑渴以外,對他來說沒有什麼齋戒可言”又說:

“誰不放棄謊言,仍津津樂道,那麼真主並不需要他放棄食飲(指齋戒)”又說:

“背談他人,會使齋戒者開齋。”

由此可見,僅僅不吃不飲,不行房事,但是眼所視、耳所聞、口所言、心所思、手所取、腳所趨,仍然離不開低級下流、猥褻淫蕩、敗壞道德、傷天害理、違反教法、擾亂治安、危害人群的思想言行,都足以壞齋,所以,這種徒具形式的齋戒自然沒有價值和任何意義。因為伊斯蘭教的齋戒,要使齋戒者第一:遠離食色;第二:節制欲行;第三:克盡己私,然後“省功滌過”從而“明心見性”以達到“敬畏”真主。要做到這樣,齋戒者就必須“非禮勿視、非禮勿聞、非禮勿言、非禮勿思、非禮勿取、非禮勿趨”,整個身心都納入在齋戒的範圍內,使思想言行表裡一致地受教律的規範和薰陶。這樣的齋戒才符合要求,才有益處。

此外,齋戒者要出於自覺自願,誠心誠意,如果是為了應付或沽名釣譽等等不純動機而齋戒,那麼,也是毫無意義的。那麼伊斯蘭教的齋戒的意義是什麼呢?我們可以把它分成精神方面和軀體方面來談談。

 

(三)伊斯蘭教的齋戒是促進思想向善的有效措施。

大家都知道:人是精神(靈魂)與肉體兩者的結合物。造物主使精神與肉體又各賦有相互不同的特性。大多數人常常被他內體方面的各種需求所控制、驅使,於是陷入在欲念的深淵裡,給自身和集體甚至給社會造成許多危害。而伊斯蘭教制定的每一種律例,責成人們必須奉行的每一種儀式,其目的是要使人類的思想品質在適度與可能的範圍內達到至高無上的境界。因此,教律根據人的操行優劣、體質強弱、性別差異、接受能力快慢,對不同的物件提出不同要求,使每個信徒在宗教生活中逐步學習和培養許多禮儀和美德,規定他們要實踐各種集體性的善功,以保證相互鼓舞,一致向善,不致獨善其身,因為在各種集體活動的善功中,無論從形式到內涵,都具有無窮的潛在能量,可以用以推動人人從善如流,防止放肆行為和縱欲為惡。比如:規定按時集體禮拜,一日五次,以便讓全體穆斯林共同都能在敬畏真主的前提下並駕齊驅,團結互助,並養成守法、守時、踐約的精神;規定齋戒,以造就穆斯林適應于高尚美德的人格,從而盡可能地脫離物質欲望的拘羈。因為要清心,必須寡欲。

真的!人的生活環境如果能處在適度與中和的情況下,那麼精神與肉體的兩種能量就可以保持平衡,符合機體的自然規律,否則,平衡就要失調,規律就要被破壞,導致道德墮落,人格掃地,因為人身上的情感和欲望是多方面的,中醫說的“七情六欲”是導致疾病,損害魂魄的主要原因。比如,單以口腔這一器官來說,如果不節制食欲,那麼“病從口入”那是必然的,因為食欲過甚,便是大吃大喝,於是各種腸胃疾病生髮,同時,飲暖思淫,色膽包天,常常把人的高等理性泯滅,而降成低級的獸性,但是,如果通過齋戒的鍛煉,節制食欲、色欲,再加上在齋月期間,口誦心惟地閱讀《古蘭經》,研究學術,探討真理,勤於拜功,熱心公益,自然無暇搬弄是非,說謊背談,虛度時光……等等教律所禁戒的事情,於是優良的道德品質逐漸形成,向善的心情與日俱增,這種超凡脫俗的高尚思想是屬於上界(天仙)的特性,因為天仙是不吃不飲、沒有男女之性別、超然於物質和情欲的控制、一塵不染,所以如果按教律的要求,齋戒者能達到“己私克盡,物我全忘”的話,那麼在性質上他已臻於天仙的境界,可以享受真主之光的沐浴,使性靈得以淨化、純潔,進一步有力克服各種欲望的干擾和私心雜念的複萌;增進了與真主的接近,遠離了各種罪惡。

從善功的地位而論,伊斯蘭教的齋戒比其他善功佔據更高的等級,以致真主把它器重為與自己有密切的關係。真主說:

“人類的每一種工作都是為了他自己,只有齋戒是為了我,我將親自報賞他。他為我而放棄情欲和食欲。齋戒者有兩種快樂——一種快樂是在他開齋時,另一種快樂是在與我相會時。”(經外傳說)。齋戒者每天開齋時的快樂人人都有體會,但是與真主相會的快樂,一說是在將來,一說是齋戒者如能一塵不染、一私不立,那麼,便能與真主神交,這種快樂是無以復加的,不可以比擬的。所以伊瑪目安薩里大哲學家說:“琵琶之所以能彈出悅耳動聽的美麗音調,是因為它有一個空空的腹腔。齋戒者能領會與真主相交的快樂並且享受智慧的果實,也是因為他絕其外物,化其己私,少吃少飲,清心寡欲所致。”真主不久將對齋戒者們說:

“你吃吧,你喝吧,你愉快吧!如果你見人來,你可以說:‘我確已向至仁主發願齋戒,所以今天我絕不對任何人說話。’”(《古蘭經》19:26)可見齋戒的效益何等的大,地位多麼高啊!這是因為齋戒者為了真主的喜悅,抑制了自己物質與精神上一切需要,心悅誠服地遵從真主的命令。“服從”是僕民的義務,也是伊斯蘭教的宗旨之一。

此外,齋戒的本質,除了能與真主神通交往這種密切關係外,還可以培養許多為真主所喜愛和命名的美德。例如齋戒者親身體驗到饑餓的真實情況,於是便能推己及人,對於赤貧者、弱者、受難者產生惻隱憐憫之心情,而給以救濟或寄以同情,不致冷酷無情、無動於衷。“仁慈”、“博愛”、“憐憫”等等是真主的屬性,如果人人能具備了這些品質和美德,一旦形成集體的、社會的性質,那麼,大家都能感到強者與弱者,貧富之間的相互依賴,團結一致是非常必要的,進而促進人類社會的和平與安定,從而消除由於各種矛盾的對立和貧富不均而引起的經濟上的、道德上的各種社會危機和弊端。大家都有共同的思想感情,又有天課這一經濟制度節制了資本的集中和社會產品的壟斷,那麼便為在世界上建立公道與正義的普遍的秩序,在精神與物質創造了條件。

齋戒對於人們的思想建設和道德品質的培養,既然有這種潛移默化的作用,所以在宗教上被列為伊瑪尼(信仰)的四分之一看待。因為至聖說:

“齋戒是忍耐的一半”而“忍耐是信仰的一半”。

近代有一些心理學家已經公認伊斯蘭教的齋戒,在鍛煉人的意志和毅力方面所起到的作用,是其他教育方法不可媲美的,因為齋戒是以無窮的精神為力量,自覺克制肉體上的非法要求,以理性的需要,適當調整物質(軀體)的存在。根據這一原理,法國的加布哈爾德教授以伊斯蘭教的齋戒為論據,寫了一本《意志的強化》的書,主張伊斯蘭的齋戒是實現精神主宰身體的有效手段,它能使人成為自己生活的真正主人,不致變成物質偏向的俘虜,而導致傷亡。這個道理是顯而易見,因為如果真正按照我們前面所說的要求實行齋戒的話,確實需要很大毅力和堅強的意志。我們仍舊以口腔這一器官為例來說明問題,如果有一豐盛可口的山珍海味擺設在面前,對於一個齋戒有素的人來說,完全可以毫不困難地控制住食欲,無動於衷,不屑一顧,即使是平時貪食,食欲旺盛的人,在垂涎三尺的情況下,他一定不致輕易中途開齋而去品嘗一口,這不僅僅是對一個器官強烈衝動的抑制,正如前面所說那樣,是對耳、眼、鼻、手……整個軀體的繩之以法、治之以禮,不能任性、放肆,通過這樣嚴格訓練,又能持之以恆,那麼,性格暴躁的人,可以變成溫和的人;矜驕自持的,在“真主的法度”面前,也只得服服帖帖,變成謙卑、平凡、懦弱的人,並可以培養堅強的思想;富貴逞強的,可以挫其驕奢淫逸的銳氣,而受到憶苦思甜的啟示,貧苦的人進一步加強艱苦的精神,並樹立了自尊心。此外,齋戒者無論在大庭廣眾之間或獨處幽居的情況下,開齋時間不到,除突然因病確需打針吃藥外,都不可提前或推遲食飲;言、行、視、聽同樣受到教律的規範,這就養成人們忠誠老實、言行一致、表裡如一、奉公守法、廉潔可嘉的品德,以及守時、踐約的觀念。人人都能如此堅持不渝,男女老少,家家戶戶,同心同德,推己及人,那麼齋戒的意義,便從宗教的範圍、個人的修養,發展成社會性的、集體的領域裡,從而使和平、安寧、幸福、團結的環境更能穩定、持久。

 

(四)伊斯蘭教的齋戒對增強體質所起的作用

實踐證明,伊斯蘭教的齋戒,其優點還不僅僅局限於人類思想方面和道德方面的建設上,而且對於促進人體健康、防止或醫治許多疾病方面,也有很大作用。

自從醫學科學建立以來,從事醫務工作的人都有大量的證據說明食物對身體致病因素,比其他致病因素要普遍。這不僅是飽饑不適的關係,其實,食物組織內部含有某些被隱藏著的有害物質,食品構成的生產過程中因化合作用而產生毒素,這些是往往被忽視了。所以飲食不慎或不知節制,都可以引起脾胃疾病。脾胃是人體的主要消化器官,脾胃受傷就要影響到整個消化機能,甚至引起其他疾病,所以飲食與疾病的關係非常密切,例如消化不良、各種腸胃病、脂肪過多、癡肥、精神萎靡、智力遲鈍、糖尿病等病態都是食得過多的危害所致。二千五百多年以前大醫學家希波格拉第就說過:“人們狼吞虎嚥般地大吃大喝,因而生病了,然後,你們應教他們象鳥兒一樣細嚼慢嚥、精而少量地吃喝,那麼他們就會康復。”

眾所周知,對病人的飲食作定時定量是醫療、護理的基礎,自古以來就行之有效、曆驗不爽。正如俗話說的“腸胃是疾病的寓所,而病人遵醫所囑進食則是治療的原則。”

至於因食物有病毒而導致人體生病的情況也是司空見慣的,因為人們所吃食物品種過多、龐雜,那些不同成分的食物進入胃部,經過化學變化,組合成另一種新的物質而危及著身體,例如攝取蛋白質食物過多而超過機體的正常需要便引起糖尿病害,因為蛋白質一經與少量氧氣結合,就變成尿酸,尿酸是一種作用激烈的病毒,它可以使身體發生多種疾病,其中糖尿病是最嚴重的一種,無論是治療或預防,飲食的調配和節制是許多綜合療法中的一個重要環節。從這個意義出發,可以看出下面這兩段聖訓的論斷是多麼的正確。使者穆罕默德說:

“人類所裝得滿滿的容器,再沒有另外一個比他的肚腹更為惡劣的了。”又說:

“人類對食物的滿足,只消少量的幾口便可以支撐其脊柱了。”

現在醫學已經證實了飲食治療的作用,可以增強體質,並對身體神經系統具有調節功能,因此,飲食療法在醫療工作中佔有很重要的地位。伊斯蘭教的齋戒,是飲食治療的綜合實施,在齋戒期間,因兩餐相隔時間長,可以使腸胃有充分休息,以消除糟粕、吸取精華,齋期的食物既注重營養價值,又講究定時定量,所以齋戒這一過程,實際也是在挽救人們的生命,治療人們許多致命的疾病。尤其是糖尿病、肥胖病、高血壓等。根據埃及一份醫學雜誌的報告記載,曾經有三百多個糖尿病患者,用齋戒的辦法治癒了自己的疾病。所以至聖說:

“你們饑餓吧!那麼,你們便可以康復。”這就是針對那種饕餮致病的而說的。至聖又說:

“每件事物都有天課,而身體的天課便是饑餓。”(宰科特)這個詞,是阿拉伯語、它派生於(發展、滋生和純潔、純淨),就是說,身體經過適當的饑餓,可以把各種疾病清除,使身體純潔而得以滋生發展。所以聖訓是很有遠見。賽黑裡大賢曾說過:

“聰明的人們再沒有發現什麼事物比饑餓對宗教和現世都有裨益。”又說:

“智慧和學識是寓於饑餓之中;罪惡和愚昧則是寓於飽暖裡。”現實生活中大量的事實充分地證明上述這些論斷是非常正確、真知灼見。

 

(五)伊斯蘭教的齋戒是最合理的齋戒方式

伊斯蘭教的齋戒與其他宗教的齋戒相比,不難發現其優劣。因為伊斯蘭的齋戒能改善人們的精神面貌和增進身體的健康,是宗教性質和社會意義兩者兼而有之的一種善功。所以《古蘭經》指出“齋戒對於你們是更好的。”(《古蘭經》2:184)又說:

大家從前面的論述中,已經明白了齋戒對人的精神和身體所產生的積極效果。前代的穆斯林們所實踐的史實已經證明了他們在有限的數年內,由於嚴格奉行齋戒制度,對增進他們身體的健康和造就高尚的思想品質發揮了重要作用,這是現代化教育、訓練無法達到的水準。所以可以斷言,伊斯蘭教的齋戒是百利而無一害,那些連續齋戒二十四小時,然後用一點茶水(如西莊的拉瑪教徒)或用濺水饅頭,或用混合泥土的麵包而開齋的其他宗教徒,他們的齋戒方式是大大有害於其身體的,希利亞和利舍赫兩位生理學教授已經確定:“機體在二十四小時左右如果失去食物的供給和營養,體重便要減輕,把碳酸氣體從血液裡排除的功能就要減弱,肺的呼吸量也在縮小緩慢,在那種情況下,吸進肺部的空氣由500公升降到400公升。所以這種時間過長的齋戒和開齋的方法是極其有害的,而伊斯蘭教的齋戒時間,每天最長不會超過十五小時(在夏天)一般都在十三小時左右,而且開齋時的食物都比較重視營養價值。至於有的宗教齋戒期間,只吃一味食物的情況也不符合身體機制的需要和生理原則。還有以長期吃素忌葷為齋戒的佛教徒,實質上也不算是齋戒,因為他們戒除了動物類的食品,主要是以慈悲為主,不傷生害命為功修,但是他們要用水作飲料,仍然避免不了要燒死、吞食掉寄生在水裡、蔬菜上千千萬萬的微生物,再說,他們所吃的素食,例如豆類、花生、蔬菜、植物油等所含的營養價值和對身體提供的效益,遠遠超過了動物類食品的價值與效益。所以吃素的佛教徒,其體質往往都比較好,既然如此,對饑寒交迫的心情怎能領會呢?孟子都說過:“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而伊斯蘭教的齋戒內容都將這些要求包括無遺。它的時間,一年一次,每天的齋戒的時間,只從黎明前夕到太陽落,不得延長,聖訓指導說:

“我的教生,只要他把封齋飯推遲(到黎明前夕的刹那)把開齋飯急行(在太陽剛沉落後)的話,就始終具備了優點了。”

這樣的時間安排,使腸胃有十多個小時因停食而獲得充分消化、吸收和休息的機會,同時身體沒有時時刻刻受那些分解物質的堆積所累,每年經過這樣一月的清理、淨化、純潔,不但排除了大量的有害成分,而且有力地攝取了食物精華,齋戒者每天完成了天職以後,感到身體康樂,心情舒暢,這是曆驗不爽、千真萬確的事實。

 

(六)對幾種錯誤思想的批判

伊斯蘭教的齋戒雖然有各種利益於個人和社會的優點,但是不明真相或者沒有按照教律要求齋戒的人,認為齋戒有損害身體的健康,會造成胃病,會影響工作等等,這些說法和看法對不對呢?我們認為不對。

固然一個人連續齋戒一個月,身體顯得有點瘦弱,精神表現得有些疲倦,這是很自然的,也正是齋戒的目的所在。但是不能以此來說明這是一種壞事。人們在一年十二個月的生活中有十一個月是過著一個刻板的生活模式,例如吃喝、睡覺、休息、工作的時間,天天是所差無幾,可是齋戒一到,起居飲食就與平常的月份,無論時間上,數量上都不相同,已經形成習慣了的千篇一律的生活方式和內容一經改變,必然影響到腸胃和身體各部分的變化,因此反映在精神和身體方面出現某些反常現象,這恰恰是齋戒對於促進身體健康的一種作用,這個道理比較簡單。我們可以用植物生長的情況作比喻,生長在農村裡的人或懂得農作物栽培的人都知道:稻穀的秧苗,由秧田移植到大田以後不幾天,要將大田裡水放完,讓秧苗受陽光的曝曬三至五天,農民把這一過程稱為“曬苗”,在“曬苗”期間,秧苗先變成黃色,逐漸枯萎,死後要死亡,缺乏農業知識的人,見到這種情景,以為是農業上的一種不良預兆,將來必定不會有收成,其實,恰恰相反,“曬苗”這一道作業,正是為了促進秧苗快速成活,長勢優良,獲得豐收的必要手段,因為田間的水放幹以後,秧苗在表土層缺乏水分,當然變得有些枯黃、憔悴,可是它沒有死,反而提高了它吸收水分和養料的能力,當初它的根系插下去時,是集中的、紊亂的、不穩固的,為了吸取水分和養料,以滿足自身的需要,其根系便從土壤的縱深處尋找水源和營養,這樣土壤裡潛在的各種有益物質就被完全吸收,等到一定時期,再將水放進田裡,由於秧苗有了生機、根深蒂固,因而一下子就變成綠油蔥蔥、欣欣向榮、茁壯成長,這時農民稱為“換苗”。如果插秧季節,碰上陰雨綿綿,秧苗沒有機會曝曬,隨時處於飽和的水分裡,那麼當年的收成則是不能達到預期的目的。這是農作物栽培中的一點普通常識。

同樣地,從生理或物理學的觀點來看,齋戒對於身體的影響也是這樣一個道理。人們在長年累月裡,機械地過著一個固定生活方式,所吃進的食物,由於腸胃的條件反射作用和食物儲備的飽和狀態,其中有益成分不一定完全被吸收,有害成分也不一定完全被排除。但是一經齋戒,一則在進食的時間上打破了常規,再則食物、飲料的分量相對減少,於是機體外表發生反常現象,內部產生變化,特別是封齋飯與開齋飯兩餐之間的時間相隔一長,感到饑餓、口渴、腸胃蠕動激烈,機體熱量增加。這樣一來,不但可以把長期寄存在腸衣和胃粘膜上的有害物質排走,而且促進食欲旺盛,開齋時可以將所進食物精華充分吸收,經過這樣的大約三十天的反復訓練,正如“曬苗”一樣,會有枯萎表現,可是齋月以後,起居飲食又恢復常規,人們的身體健康狀況如同經過“換苗”一樣,有了新的生機,進一步增強起來。怎麼說齋戒會影響身體呢?如果說齋戒會造成胃病的話,那是這種齋戒者違反了教律所造成的。比如說,為了怕白天饑餓、口渴,在吃封齋飯時,便大吃大喝,到了開齋時,又饑不擇食、狼吞虎嚥,這樣,他成天都是大腹便便、油肚滿腸,僅僅這一點就失去了齋戒的意義,再加上兩餐之後,不去做禮拜等休息活動,而是去睡覺,這種人的所謂齋戒,自然會引起胃病,不足為奇,但決不是齋戒本身的弊害,而是這種人違反了齋戒的宗旨和制度的結果。

此外,齋戒的穆斯林們,每天清晨起得早,晨拜後,不睡覺,因為大家都嚴格恪守和堅信至聖的教導。至聖說:“清晨睡眠,招致貧困”。無論是工農商學兵,無論男婦老幼,離開禮拜堂後,就秉承《古蘭經》的教誨:

“當拜功禮完後,你們應當散佈到大地上,去尋找真主的恩澤,多多紀念真主,以便你們成功。”(《古蘭經》62:10)各人奔赴自己的工作崗位。這時空氣清鮮,光合作用最強,所以精力充沛、神智飽滿、工作效率高,真是一日之計在於晨,無數事實有力地證明:人民公社生產隊裡的穆斯林在齋月期間的生產情況,無論從進度上或從數量、品質上與同一地區的漢族生產隊或個人相比,不但不會下降,反而上升。城鎮裡堅持齋戒的穆斯林工人、幹部也是如此。那麼“齋戒影響生產”有何根據呢?這裡我們要特別提醒大家回憶的是埃及“十月中東戰爭”的事實,穆斯林軍隊士氣旺盛、同仇敵愾、軍威大振,所以一舉踱過蘇伊士運河,攻克了以色列號稱的無敵防線,收復了西奈許多戰區,當時,埃及軍政當局就是專門選擇齋月這個有利時間,以色列方面就是誤認為埃及士兵正在齋戒,不利於戰鬥,因而低估了士氣,掉以輕心,因而失敗。

此外,伊斯蘭教的法律規定,對於生病、殘弱、旅客、婦女在經期、產期……等特殊情況下,准予緩行、免行齋戒或罰贖等照顧。本文開始所援引的《古蘭經》已原則地談到幾種情況,這裡就不重述。

總之,伊斯蘭教的齋戒制度,既含有深刻的宗教意義,又對現實生活具有積極價值,利己利群,百利而無一害,那麼我們全體穆斯林應該積極地回應真主的號召,服從至聖的教導,心悅誠服地歡度這個可貴的齋月,人人都來按教規實踐每天的齋戒,進一步發現齋戒對人生的現實意義,以豐富我們伊斯蘭教的學術文化理論。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齋戒
頂:229 踩:279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08 (1285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18 (1195次打分)
【已經有2604人表態】
766票
感動
600票
路過
577票
高興
661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