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至聖與聖訓 >> 穆罕默德聖人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穆聖歸真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網絡    作者:金鏢
熱度5492票  瀏覽876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2年2月07日 15:56

(一)

至聖在伊斯蘭教曆10年(西元632年)帶領十多萬聖門弟子們完成了辭別的朝覲,在此之後他在世界上僅僅生活了短暫的83天。今天我們對至聖臨終前的日子裡所發生的點點滴滴的感人事蹟做一回顧,以便使每一個人從中受到啟迪。

睿智全能的真主說:“穆罕默德只是一個使者,在他之前,有許多使者,確已逝去了;如果他病故或陣亡,難道你們就要叛道嗎?叛道的人,絕不能傷損真主一絲毫。真主將報酬感謝的人。”(3:144)正如真主所預示的那樣,就在至聖發表辭朝演說的那一天,至聖棄世歸真的跡象已慢慢顯露了。在當日的辭朝演說中至聖說:“人們啊,我不知道明年能否和你們再來這裡(朝覲),或許我們永遠不能相聚在此地了……”與此同時,真主頒降了如下驚心動魄的經文:“今天我已為你們成全你們的宗教,我已完成我所賜你們的恩賜,我已選擇伊斯蘭做你們的宗教。”(5:3)在聆聽了這節經文之後,大賢歐麥爾失聲痛哭,當人們不解地問其原因時,他憂心忡忡地說:“猶如十五的團月逐漸缺損的那樣,一件事務一旦完美,就會出現殘缺。”

在至聖返回麥迪那後的某夜,他在一位弟子穆石海布的陪同下來到聖寺附近白格爾墓地久久地為那裡的亡靈們祈禱。離開時他對該弟子說:“真主讓我在今世的榮華與相逢真主入天堂之間選擇,我選擇了後者。”在返回的路上,至聖感到頭部劇烈地疼痛。回家之後的數天裡,至聖持續性地發燒,但他強忍著病痛一直給弟子們領拜。他時而去吳侯得烈士墓悼念,時而去看望他的妻子們,其情狀如同與這些亡靈以及活人們告別一般。他多次詢問:“明天我在哪?”善解人意的妻子們明白了他發問的用意,紛紛同意他一直住在他最心愛的妻子阿依莎那裡。同胞們,此時身染重病的至聖完全可以自由選擇住在哪一位妻室處,但他依然做到了對眾妻室的公正。難耐的高燒一直折磨著他病弱的身體,某日他要求人們從不同的幾口井裡打來水,把七桶水澆在自己的身上,當他稍感一絲的輕鬆時,就頭纏繃帶,緩緩地步入聖寺,站在演講臺上對弟子們說:“真主讓他的一個僕人在今世的榮華與相逢真主、入天堂之間做選擇,他確已選擇了後者。”大賢艾卜·伯克爾聽到此言後泣不成聲,至聖一邊安慰他,一邊對眾弟子們說:“在對我物質與精神的輔助方面,你們中的任何一個人都無法與艾卜·伯克爾相比。”至聖接著說:“除艾卜·伯克爾家的後門外,把所有通往聖寺的每一家的後門都堵起來(當時許多聖門弟子的後門都通往聖寺)。假如除真主以外,讓我在人們之間選擇一位密友,那麼非艾卜·伯克爾莫屬。”同胞們,我們要學習至聖感恩圖報的美德,凡是對自己有過恩惠的人都應當有一份真誠的感恩之心,而不能因事過境遷而忘恩負義。同時我們要學習艾卜·伯克爾對至聖和伊斯蘭的忠烈與赤誠。艾卜·伯克爾是至聖的摯友,也是最先篤信至聖使命的人,出於對至聖的愛戴,他把女兒許配給了比自己年長的至聖。至聖在遷徙麥迪那途中生命最危險的時刻,他獨自一人陪伴在至聖的身邊,他用自己的全部資財扶持了至聖的宣教大業……

在另一次演講中,至聖吃力地對弟子們說:“若是我欠了誰的債,請趕快來索取;如果我在無意中虧害了誰,快來報復……”至聖將此話重複了數次。同胞們!當我們意識到自己身染重病時應向至聖學習,立馬還清債務,向曾被自己虧害過的那些人親自要口喚求得原諒。

後來至聖的病情愈加嚴重。據伊本·買斯歐德傳述:他說:“當時我去看至聖,他正在發燒。我說:”主的使者啊!你發燒得很厲害!”至聖說:“是啊!我的發燒程度相當於一般發高燒者的兩倍。”我說:“這說明你能得到兩份回賜嗎?”至聖說:“是的,同樣,只要一個穆斯林受到一根刺紮或更小的傷害,安拉就以此贖去他的罪過,如同秋風掃落葉一般。”(兩大聖訓集)同胞們!生老病死是真主為人類制定的常道,在健康時我們當加倍感謝真主,然而我們一旦生病時,更不能抱怨。因為真主將會藉著病痛的因素贖去我們昔日所幹的一切罪過。

某日,至聖拖著極為虛弱的身體帶領弟子們禮了昏禮,直到宵禮時他的病痛加劇了,然而當他得知弟子們在等待自己時,就掙紮著洗了小淨,此時他卻昏過去了,蘇醒後又掙紮著洗,又再度昏過去。最後只得命令艾卜·伯克爾替自己帶領宵禮……

兄弟們!至聖在生命的最後階段依然對禮拜是如此的重視,而我們卻隨便找藉口撇棄集體禮拜,甚至不禮拜,我們還有何資格做至聖的教民呢?切記,禮拜是一件至聖臨終前對我們囑告的最重要的事情,無論如何都不能撇棄。

儘管至聖在生前沒有明確地指定繼承人,但從他對艾卜·伯克爾高度德評價和器重中(至聖在病危時把率眾禮拜的重任都委託於他)不難看出在至聖棄世歸真後艾卜·伯克爾是唯一合法的哈裡發,這也是聖行大眾派一致的觀點,對此我們不應當持絲毫懷疑的態度。


(二)

清高的真主在《古蘭》中說:

“人人都要嘗死的滋味。”(3:185,21:35,29:57)

“你確是要死的,他們也確是要死的。”(39:30)

穆聖(賜主福安)辭朝回來不久便染上了重病。伊曆 11年3月11日是個星期天,穆聖釋放了他的奴隸,讓他們成為自由人。當時,奴隸制在世界上很盛行,甚至之後的很多時代,包括一些所謂“自由、民主”的國家都曾施行奴隸制。自稱“文明、進步”的美國曾殺戮許多印第安人,幾乎把他們趕盡殺絕,致使勞力不夠又被迫從非洲販賣奴隸。美國黑人的祖先絕大多數都是像牲口一樣被販賣到美國的奴隸。

我們伊斯蘭早在一千四百多年前就提倡釋奴,不僅僅是口頭提倡,穆聖還身體力行,就在他歸真前一天親自釋放了自己的奴隸。舍散了僅有的七個金幣,那晚,聖妻阿依莎向鄰居借了燈油。穆聖的鎧甲還抵押給一個猶太人,換取三十升大麥。他把曾經為主道奮戰、與敵人廝殺的武器贈送給了眾穆斯林。

穆聖病重,渾身發熱。當時穆聖身旁有個水罐,熱得受不了就用手沾水,抹在臉上,然後說:“萬物非主,唯有真主。死亡確是痛苦的。”

在痛苦的煎熬中,穆聖沒有忘記他的教民,囑咐大家要謹守拜功,善待奴隸。

謹守禮拜。穆聖說:“禮拜是教門的支柱,誰謹守拜功,誰便力行了教門;誰撇棄了禮拜便破壞了教門。”而我們做為穆聖的教民,隨便撇禮拜,竟然還說有空再還補!“拜功對於信士,確是定時的義務。”(4:103)我們不說,誰禮了拜其教門就完美了,但作為穆斯林,連禮拜都不做,其它的就無從談起了。

善待奴隸。這個時代奴隸已經不存在了,但人與人之間社會地位不同,我們要善待我們的雇員和為我們做事的人。善待雇工比善待奴隸更應該。讓我們捫心自問,我們是如何對待雇工的?

 伊曆11年3月12日星期一,那是穆聖生命的最後一天。艾卜·伯克爾帶領大家做晨禮,穆聖揭開阿依莎的門簾,看到大家禮拜的樣子,他笑了。艾卜·伯克爾隨即後退,以為穆聖會像上次一樣出來領拜,聖門弟子們看到穆聖出來感到很高興,然而穆聖示意大家繼續禮拜,然後進門並放下了簾子。這是穆聖在今世最後一眼看他的弟子們。儘管他嘗受著死亡的痛苦,但他看到大家排班禮拜時欣慰地笑了。穆斯林同胞們!讓我們謹守集體禮拜,它最能博得真主的喜悅,穆聖的喜歡。

禮拜結束,聖門弟子們高興地回去了,因為他們以為穆聖的病好多了,快痊癒了。艾卜·伯克爾也回家了,但萬萬沒想到,這是穆聖在世的最後一天。

法圖麥來探望父親。法圖麥是穆聖的小女兒,非常受疼愛,每次她來,穆聖都會擁抱、親吻她,還說:“歡迎你啊,我的女兒。”然後鋪展衣服讓她坐在上面。法圖麥看到父親痛苦的樣子心疼地說:“我的父親啊,您受苦了。”穆聖回答說:“我的女兒啊!今天之後,你的父親就不會受苦了。”穆聖給法圖麥說了悄悄話,她立即就哭了,第二次又說悄悄話,她笑了。穆聖歸真後,有人就此詢問了法圖麥。她說:“穆聖告訴我,由於這個病他會歸真,所以我就哭了;第二次他告訴我,我是眾婦女的領袖,我將是去見他的第一位親人,我就笑了。”果然,半年後法圖麥歸真了。

穆聖叫來兩個外孫哈桑、侯賽因,囑咐他倆善待別人,又囑咐眾妻對教門虔誠、謹守禮拜。

 阿依莎的兄弟阿布杜·拉赫曼手拿米斯瓦克(天然牙刷)來探望穆聖。阿依莎說,穆聖的眼神告訴我,他想要那根米斯瓦克,然後我問他:“你想要刷牙嗎?”他點頭表示想要。阿依莎說:“真主給我最大的恩惠是,穆聖歸真前,我和穆聖的口水相摻在一起”她接過牙刷,用口水浸濕後遞給穆聖。

關於穆聖刷牙有兩種傳述:一、穆聖親自刷了牙;二、阿依莎幫穆聖刷了牙。

刷牙即畢阿依莎發現穆聖眼睛向上翻並抬起了手,她立即把穆聖抱在懷裡,耳朵貼過去,聽見穆聖說:“主啊!求你讓我同眾先知、誠實者、烈士、清廉者在一起。主啊!你饒恕我,慈憫我吧,讓我伴隨最崇高的夥伴!”最後一句,說了三遍。

“最崇高的夥伴”有兩種解釋:一、天堂最高處的天使們;二、最崇高的慈憫者——真主。

然後,穆聖的手垂了下來,在阿依莎的懷裡歸真了。

穆聖的歸真說明瞭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人人都要嘗死去的滋味,只有真主才是唯一的主宰。

大家悲痛萬分,而歐麥爾不願意相信,他喊道:“誰說穆聖歸真了?穆聖不會逝世,而是像穆薩聖人那樣去見他的養主,四十天后回來的那樣。誰要是再說穆聖歸真了,我就收拾誰。”

艾卜·伯克爾聞訊趕來,徑直走進阿依莎的房間。穆聖靜靜地躺著,蓋著一件斗篷,他揭開斗篷親吻了穆聖的尊容,然後說:“你多麼美啊!活著的時候如此,歸真了還是那麼美,一個人不會嘗受兩次死亡,你已嘗到了真主給你註定的死亡。”

 艾卜·伯克爾走出房間見歐麥爾在大喊,便說:“歐麥爾啊,稍安勿躁!”但歐麥爾堅持不肯,這時,大家撇下歐麥爾朝艾布·伯克爾走去。艾卜·伯克爾不愧是穆聖的哈裡發,他說:“你們中誰崇拜穆罕默德,穆罕默德已經歸真,誰崇拜真主,真主確是永生不滅的。真主說:‘穆罕默德只是一個使者,在他之前,有許多使者,確已逝去了;如果他病故或陣亡,難道你們就要叛道嗎?叛道的人,絕不能傷損真主一絲一毫。真主將報酬感謝的人。’”(3:44)

大家聽到這段經文的時候,才意識到;這段經文早就下降了,人們忽視了好像沒有下降一樣。

歐麥爾說:“我聽了艾卜·伯克爾念這一段經文,才確信穆聖真的歸真了。我兩腿一軟,跌坐在地上。”

 假設除真主外還有其它“值得崇拜”的,那麼我們的使者——萬聖萬賢的領袖是最值得的,但事情絕非如此!穆聖也歸真了,這告訴我們:只有真主才是主宰,其餘都是僕人。

古往今來,多少英雄偉人都埋在黃土之下,包括秦始皇、漢武帝、唐宗宋祖等中國歷代皇帝。多少科學家研究來研究去,最終還是無法逃避死亡。前不久,蘋果前CEO約伯斯,人稱“喬不死”但還是死了。所以,死亡面前,人人平等,人人都要死亡。

穆聖歸真了。時值伊曆11年3月12日星期一享年,63歲零4天。這是按教曆算,如按西曆計算,穆聖享年61歲。

穆聖曾說:“我的教民壽數是六十至七十歲。”穆民同胞們!我們要向真主悔罪,我們每一個人都會離開這個世界去見真主。

“行一個小螞蟻重的善事者,將見其善報;行一個小螞蟻重的惡事者,將見其惡報。”(99:7—8)

行善還是作惡,自行選擇!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穆聖
頂:219 踩:269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14 (1301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32 (1168次打分)
【已經有2535人表態】
722票
感動
554票
路過
625票
高興
63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