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至聖與聖訓 >> 穆罕默德聖人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穆聖如何對待非穆斯林

熱度5454票  瀏覽1055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1年8月22日 13:29

譯者按語:本文作者是摩洛哥拉巴特伊斯蘭學術最高委員會院士,穆斯塔法·本·哈姆茲博士,是當代摩洛哥伊斯蘭學界的佼佼者,為人謙和而堅持原則。這是他刊登在艾大全球畢業生聯誼會上,講論如何對待非穆斯林的兩篇文章之一,其中一篇是《聖門弟子如何對待非穆斯林》(此前,伊光網曾經刊登過該文的譯文)。這兩篇文章觀點中正,例證準確,通過穆聖和聖門弟子的言傳身教,為當代穆斯林該當如何對待非穆斯林描繪了一個基本的框架。這對於反駁時下拘泥於字面含義來理解經訓明文的方式,可以說是一個很有深度的例證。

當我們試圖展現穆聖對待非穆斯林所持的立場和態度時,嚴謹的學術要求我們充分掌握穆聖在對待非穆斯林的問題上所採取的一貫立場和當時所發生的具體史實。因為事實勝於雄辯,且最能表現先知穆聖的立場和態度,而這些立場或許就在聖訓的字裡行間中;在當時發生的具體問題中;也或許存在於隨後對這些問題的修正中。

鑒於此,首先應當介紹一下穆聖的一些立場和舉措,以展現穆聖在這個問題上的傾向。

毫無疑問,穆聖成功構建起的與非穆斯林的相互尊重關係,源于非穆斯林們發現,穆聖給予了他們慷慨而又公平的待遇。古蘭經和聖訓中與非穆斯林對話的風格影響了穆聖,讓他接近非穆斯林,並竭力召喚他們投入伊斯蘭的懷抱。古蘭經與非穆斯林們展開討論,討論他們中形形色色的信仰理念。古蘭經在揭示其中信仰虛假的一面的同時,也談到了非穆斯林可以保留自身的宗教信念。所有這些,都有助於在伊斯蘭與非穆斯林間架構起一座溝通的橋樑,讓穆聖把非穆斯林作為親近之人對待。

穆聖生平中講述了穆斯林遷徙到阿比西尼亞後,古萊氏人派遣兩名使者意圖說服奈加西國王驅逐在阿比西尼亞的遷士的史實。這兩名使者刻意把問題集中在信仰方面,勸說奈加西:古蘭經談論瑪利亞,並為她辯誣。而奈加西對此評論說:古蘭經的這種說法和爾薩所傳達的教義猶如源於同一束光的兩面。這兩名使者又說:這些遷士詆毀了爾薩聖人。於是,奈加西問這些遷士說:你們說了什麼?遷士們回答說:我們說,爾薩聖人是真主的僕民;是真主的使者;是發自真主的精神;是真主對麥爾彥的一句判詞。奈加西於是說:真的,麥爾彥之子正如你們所說的那樣,一絲不差。隨後,奈加西決定不再把遷士們交給古萊氏人處置,並最後選擇歸信了伊斯蘭。這一事件最能說明:並非所有歸信伊斯蘭的非穆斯林,都如某些人所解釋的那樣,是被迫和強制。

有很多次,有些人假借穆聖說:“我受命與人們開戰,直至他們作證:萬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主的使者,並力行拜功,繳納天課這句證詞。如果世人念誦了這句證詞,那他們的生命、財產受到保護,除非是違背了伊斯蘭的禁令。他們的審判交付于真主。”

這段聖訓的傳述線索是健全的,但是聖訓明文的含義卻有必要作出如下的解釋和說明:

第一:可以確定的是,穆聖在歸真時,他的盾牌還抵押在猶太人手中。這是布哈裡和提爾密濟等聖訓中都有傳述的健全的聖訓。對此,有必要提出的問題是:這個猶太人怎麼一直能夠活著,而且還讓穆聖從他手中用抵押盾牌的方式換取食物的呢?如果穆聖但凡見到一個非穆斯林就要與之開戰,直至非穆斯林歸信伊斯蘭教的話?

穆聖把盾牌作為抵押品而存留在猶太人手中這段聖訓,難道沒有另外一層含義——人身安全的保障和沒有任何戰爭的預謀?試想,但凡穆聖與這位猶太人是敵我對立的關係的話,那穆聖怎麼會把武器抵押給自己的敵人呢?因為,武器是開戰的必備工具。

第二:假如穆聖與非穆斯林的交往僅限於敵我的立場上,那麼又該如何來合理地解釋這段聖訓與穆聖囑咐穆斯林要善待猶太人和基督徒的聖訓呢?穆聖又怎麼會呼籲穆斯林保護處於戰爭狀態下,躲藏于猶太會堂和基督教堂中的僧侶和教士的生命呢?就在讓這些教士們依然保持著他們自身宗教信仰的同時,穆聖卻叮囑我們要不斷與非穆斯林作戰?假如要徹底消滅非伊斯蘭的宗教的話,那麼,這些宗教人士應當首先面臨戰爭的危境才是。

第三,無條件地向非穆斯林開戰的立場如何與先知穆聖以最優的禮遇善待非穆斯林的歷史事實相符呢?就在穆聖派遣穆阿茲出任葉門總督時,他曾經要求穆阿茲私拿非穆斯林的一分錢和一件衣服了嗎?

第四,假如穆聖只以戰爭手段來處置非穆斯林的話,那先知穆聖又如何會作出與非穆斯林締結盟約;保留猶太會堂和基督教堂;禁止為難在其中修行的僧侶和教士的教法判律呢?

假若伊斯蘭只以戰爭來面對非穆斯林的話,那又怎麼會允許穆斯林聘娶有經人為妻室呢?而處於穆斯林社會中的男性穆斯林們又到哪裡尋覓非穆斯林的女性締結婚姻呢?

假如穆聖在歸真之後,要求穆斯林向所有的非穆斯林開戰的話,那穆聖怎麼又會囑咐穆斯林要善待埃及的科普特人呢?不然,伊斯蘭國家又怎麼會有著如此眾多的猶太人和基督徒社群呢?古老的猶太會堂和基督教堂又怎麼會留存至今呢?以至於這些猶太會堂和基督教堂的數量,在馬蒙哈裡發時代達到一萬一千座。這是已經為杜蘭特等機構所證實歷史事實。

不然,歷史上的非穆斯林們又是如何建蓋新的會堂和教堂的呢?或許在穆斯林的國度中,猶太人和基督徒們所建造的教堂還超出了他們實際人口的需要。

類似的問題還可以提出很多,毋庸置疑,對這些問題的回答只能說明,穆聖曾經以各種方式善待非穆斯林,並且從未打算要徹底清除非穆斯林。

對聖訓的正確理解指出,穆聖曾經明確規定了戰爭的目標。

其實,穆聖所說的這段聖訓,其目的是讓穆斯林不要為覬覦和佔有他人的財富而動兵燹;也不要為取代他人而加以屠戮;更不要為終結他者的文明角色而開戰。這些目標註定伴隨著那些沒有肩負使命的不義之戰,而穆斯林開戰的目的不過是消除非穆斯林信仰的障礙,反對掠奪非穆斯林的財富。

穆聖對非穆斯林所持的真正立場,不僅要通過對相關經訓明文加以對比、篩選而歸納總結外,還應該從穆聖的實際行動,以及他的諸多不同的立場中歸納和總結,以獲得穆聖對待非穆斯林立場的總框架。

通過提出上述問題,我曾經試圖引起人們對所有經訓明文和有助於我們確定穆聖最終立場的實際行動加以深思和考證。

當我們回到經訓明文時,我們發現其中有伊本·阿巴斯傳述的聖訓(收錄于布哈裡聖訓集)中,穆聖說:“面對穆聖和信士們,不通道者分為兩類人,一類人向穆斯林開戰或與穆斯林作戰的不信道者;一類是締結盟約,既不向穆斯林開戰也不與穆斯林作戰的不通道者。”

至於那些不向穆斯林開戰的非穆斯林,根據他們與穆斯林的關係而有著不同的立場,又可以分為三類:

第一類:長期友好地對待穆斯林的有經人(受保護民)。對他們,穆斯林保障他們自由履行宗教活動的權利,而他們在穆斯林的外敵入侵時,承擔起作為穆斯林社會成員的義務,配合穆斯林共禦外辱。

第二類:達成停火協定的非穆斯林。他們與穆斯林修好,保障穆斯林在他們國度內的安全。他們與穆斯林之間所簽訂的協約包括,為了雙方的利益而相互開展的合作,且協定所規定的內容不以支付任何財物作為交換的代價。

這種局勢有助於穆斯林與非穆斯林之間的學術交流。其結果導致了有許多自然科學,如醫學、算術、天文、化學的書籍,以及邏輯哲學等書籍流入到穆斯林手中,而非穆斯林中的許多譯作也曾經在阿巴斯王朝時代構建起了一座傳播學術知識的橋樑。

第三類:尋求安全保障的非穆斯林。他們是暫居於伊斯蘭國家的非穆斯林僑民。這些人中有政府使節,遞送公文的信使、商人、雇員,以及為躲避戰爭和迫害的難民和抵達伊斯蘭國度的求學者和旅遊者。

這是對非穆斯林一個的分類。他們與向穆斯林開戰的非穆斯林是大相徑庭的。伊斯蘭民族知道這些非穆斯林,也遵守著對待他們的教法判律,並在教法判律指導下,堅守著同他們的關係。這一點對非穆斯林長期存在于穆斯林所支配的國家有著很大的影響。同樣,這一點還影響了伊斯蘭國家的建築和社會,並表現在非穆斯林的教堂、宣誓、廚房和墳墓上。同樣,這一點還影響了伊斯蘭國家的商業和經濟,出現了很多由非穆斯林所從事的工業和商業,如生豬養殖、買賣水酒、製作十字架和教堂用鐘、僧侶和教士的服裝裁剪、喪葬用品的製作,以及一些宗教節慶中的特色食品,如聖餐餅的製作,以及猶太教傳統中的安息日的加熱器的製造。

我認為,談論穆斯林與非穆斯林的關係中所犯的錯誤,其根源要追溯于西方人為支持東西方的武裝衝突,尤其是十字軍戰爭而在西方人的腦海中所構建的反伊斯蘭的典型概念。

同樣,錯誤還源於時下對伊斯蘭的恐懼症。其核心意圖就是要讓世人懼怕伊斯蘭,阻止人們瞭解伊斯蘭,認識伊斯蘭的真相;阻止所有有益於在人類中創建相互理解和相互接近的氛圍。

先知穆聖對待非穆斯林的各項行為,都是基於伊斯蘭的利益而作出的。穆聖曾經忍耐非穆斯林,忍耐他們的傷害;同樣,穆聖也曾經與非穆斯林聯合,並說:蒙昧時代的所有聯盟在伊斯蘭時代只會得到更好的堅守。穆聖曾經與非穆斯林締結盟約和協定,共同抵禦外來侵略,如穆聖在遷徙麥迪那後,與麥迪那及其周圍的猶太人訂立了的麥迪那憲章;穆聖與麥加不通道者簽訂的候代比亞協定。穆聖也曾經與非穆斯林合作,並請求他們的幫助,如請求阿比西尼亞基督徒的幫助,以營造和平的氛圍,穆斯林還曾經把物品交付給努巴的基督徒保管,穆阿維葉也曾經把物品交給亞美尼亞人保管。

在提出上述疑問,以及對那段仿佛給人印象是伊斯蘭主張以戰爭手段宣教的聖訓加以闡釋之後,我們再以先知穆聖的具體行為作為典型事例,來擺脫了言詞上的糾結,實實際際地展現了穆聖對非穆斯林的立場。

薩爾基爾在對與著名先知傳記作家——穆罕默德·本·哈桑——的《先知傳記》注解說:麥加大旱時,先知穆聖曾經派人到麥加,命令把五個金幣施濟給麥加受災的窮人,於是艾布·蘇富揚和艾比·薩法瓦收下了這五個金幣,並說:穆罕默德這樣做只是想要欺騙我們的年輕人。

艾布·歐拜德在《錢財》一書的結尾處說:先知穆聖曾經給猶太人家庭出散施捨,而且常年不斷。

布哈裡傳述自艾布·伯克爾的女兒艾斯瑪爾的話說:“我的母親來看我,而她當時還是一名不信道者,這時的古萊氏中的不信道者也與穆聖締結了盟約。我於是說:真主的使者啊,我母親來看我。她很想我,我可以為她祈求嗎?穆聖回答說:是的,你當為你的母親祈求。”

布哈裡在他的聖訓集中傳述說:“當一對猶太人的送葬隊伍經過穆聖時,穆聖站了起來。於是有人對穆聖說:這是猶太人的葬禮啊,穆聖回答說:這難道不是一個生命嗎?”

先知傳中記述說:納賈德的基督徒來見穆聖,當他們在哺時拜後趕到先知寺時,恰好是基督徒禮拜的時間,於是這些基督徒在先知寺中做起了禱告。有人看到後想阻止,而穆聖說:讓他們禱告吧,讓他們面對他們的禱告的方向做他們的祈禱吧。

布哈裡在《葬禮篇》中傳述說:先知穆聖曾經有一個年輕的猶太僕人。在這名年輕人生病時,穆聖到他的家中看望他,並坐在年輕人的頭旁說:你歸信伊斯蘭吧。年輕人看了看身邊站著的父親。他父親於是說:你就順從艾布·嘎斯姆(穆聖)的話吧。這名年輕猶太人就歸信了伊斯蘭。當先知離開後說道:一切讚頌全歸真主,救贖這個年輕人脫離了火獄。

伊本·蓋伊姆說:在艾布·塔里布病危之際,先知穆聖來看望他,並要他念誦歸信伊斯蘭的清真言,但是艾布·傑黑勒和阿卜杜勒·本·伍麥葉兩人讓艾布·塔里布直到死時也沒有念誦清真言,而是死在阿卜杜·穆塔里布所信奉的宗教之上。

先知傳記中還記述說:當有人告知穆聖哈立德·本·瓦裡德對祖宰法部落(非穆斯林部落)的傷害後,穆聖舉起雙手連說三遍:主啊,我的確與哈立德的行為無關。隨後,穆聖把阿裡叫過來,對阿裡說:你去看看這些人,看看他們,不要幹任何蒙昧時代的行為。於是阿裡帶上穆聖給的錢到了這個部落,賠償了血金和財物的損失,包括死去的狗在內。到了中午時分,所有的血金和賠償都賠付完,但是還剩下些錢,於是阿裡對他們說:我把這剩下的錢給你們,避免還有你們不知道而先知知道的賠付。

葉哈亞·本·阿丹在《地稅篇》中說:先知穆聖寫信給穆阿茲,囑咐他善待葉門的有經人,不要因為猶太人信仰猶太教而受到傷害。

艾布·達伍德傳述說:穆聖先知說:“凡是虧負約定者、虧負締約者、苛責盟約者、違背他人意願而拿人財物者,我在後世同他們勢不兩立。”

 

(侯賽因譯自艾大全球畢業生聯誼會)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頂:236 踩:266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36 (1314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29 (1174次打分)
【已經有2464人表態】
708票
感動
564票
路過
579票
高興
61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