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人生與社會 >> 社會經緯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永保青春的伊斯蘭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伊斯蘭之光    作者:伊斯蘭之光
熱度2287票  瀏覽139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7月13日 13:35

永保青春的伊斯蘭

《古蘭經》說﹕“我曾降示這部經典,闡明萬事,並作歸順者的嚮導、恩惠和喜訊。”(16:89)

  在美國發生了“9-11事件”之後,西方媒體對伊斯蘭展開大攻勢,攻擊的口號之一是“野蠻與文明的對抗”,當然伊斯蘭代表野蠻,西方代表文明。不僅西方社會的民間信以為真,某些缺少人類文明基本常識的國家領導人和文化界人士也公開宣傳伊斯蘭是落後的文化,例如意大利總理伯爾圖斯科尼。他在一次歐盟記者招待會上說﹕“我們必須意識到我們文明的優越性,與伊斯蘭相比,我們的文明對信仰自由和政治權利給予尊重。”英國的一名作家在報上寫文章說﹕“伊斯蘭的文明曾經在歐洲文藝復興時代與西方並駕齊驅過,但是進入了現代社會,他們沒有及時進行改良而落後了。從1914年開始,伊斯蘭就不敢與現代西方人的知識和文化競爭,他們的社會素質便一落千丈。”

  雖然西方國家的領導人普遍謹慎小心,在說話的時候要強調,他們對阿富汗塔利班的戰爭不要理解為是反伊斯蘭的戰爭,但是,他們一再暗示,由於伊斯蘭的教義是落後的,政治是軟弱的,穆斯林們應當丟掉幻想,伊斯蘭文明已經不可能再次興旺起來,而今後的世界將是西方文明的一統天下。

  西方的領導人個個傲氣十足,要人們為他們一百多年來的成就感到驚嘆,他們資本主義創造的政治、軍事、經濟和文化豐功偉績是全人類的自豪。他們在科學和技術領域中的新發現和新發明,超過歷史任何時代,令人眼花繚亂,例如生物工程、化學產品、宇宙航行、核子武器、電子技術、經濟制度等等。他們以此證明,西方的資本主義就代表了現代人類的進步和文明﹔人類已經別無選擇,只有走西方的發展道道路才有前途,西方人找到了唯一正確的發展方向,除此之外都是愚昧、無知和落後,都將被動和挨打,一敗途地,永無翻身的日子。他們的成功經驗之一就是政教分離,實用主義的政治必須擺脫理想主義的精神信仰才能取得勝利,使國家富裕和強大。他們舉例說,歐洲中世紀由於社會改良家與教會鬥爭的成功才出現文藝復興和工業革命,才有今天資本主義的富足和強盛。但是,西方的宣傳也在盡力掩蓋事實,不敢正視現代社會的嚴重問題,例如資本剝削、弱國受欺、精神壓抑、社會混亂、道德敗壞、家庭破裂、貪污腐敗、文化墮落、貧富兩極分化、犯罪率居高不下、年青人前途渺茫等。這些嚴重的問題標誌著人類走入了歧途,前方道路一團漆黑。實用主義政治的結果使各國掩耳盜鈴,鴕鳥政策,對不喜歡的事一律裝聾作啞,得過且過。世界一片高唱資本主義好,為西方文明歌功頌德的聲音壓倒一切,西方宣傳聲勢浩大,無孔不入。如今在世界任何一個公開的場合,如果有一群現代文明人發表自由言論,研討如何面對現實,克服社會缺點,與會的人可能提出各種理論和觀點,如民族保護主義、全球一體化思想、全盤西方化學習歐洲管理制度、教育為本引進美國高科技、恢復家庭傳統、自由、民主或博愛等等。如果有一個人獨樹一枝地發言認為,伊斯蘭是世界發展的方向,人類未來的前途,全場可能驚愕,認為此君有病,口出狂言。

  西方的宣傳和誤導使多數人都成了對伊斯蘭的懷疑論者,包括一部分穆斯林民眾。他們所接受的固定觀點是,伊斯蘭是過時了。這個瘋子提出伊斯蘭可以挽救人類,是否想讓世界倒退到中世紀或石器時代,不思進取,反對進步,喜歡過愚昧黑暗的舊社會日子。從【古蘭經】裡學不到電腦,先知穆罕默德不懂得克隆知識,伊斯蘭根本就不能適應21世紀。迷誤中的人就是這樣自以為是,偏聽偏信的弊病很難克服,容易受到宣傳的引領,可憐不知世上還有真知的學問。這個時代,真主沒有給他們光亮,多數人看不到伊斯蘭的深湛智慧和巨大潛力,只有少數人在堅持真理。

  伊斯蘭的根本精神都記載在【古蘭經】中,【古蘭經】是真主派遣到人間最後封印使者的奇跡,其中每一段經文說的都是普通人的生活事,面對地球上的全人類,而不僅是古代的阿拉伯人。造物主把他的經典通過他的使者傳播給人類,指導人類的許多本質性原則。人類社會的本質問題1400年前是這樣,100年前是這樣,過100還是這樣,再過1400年仍舊是這樣,所以,【古蘭經】對人的啟示沒有時間的隔閡和階段,是永恆的原則思想。例如,根據【古蘭經】,穆斯林應當與其他人互相交流,公平貿易,但不要放高利貸。這樣的原則思想過去、現代和將來不會有任何區別。例如真主在【古蘭經】中告誡說﹕“你們不要因為怕貧窮而殺害自己的兒女,我供給他們和你們。殺害他們確是大罪。你們不要接近私通,因為私通確是下流的事,這行徑真惡劣﹗你們不要違背真主的禁令而殺人,除非以為正義。”(17﹕31-33)

 

  這些原則思想過去、現代和將來不會有任何區別。先知穆罕默德(祈主福安之)說﹕“阿丹的每一個子孫都有權利擁有供他自己居住的房屋、保護他身體的衣服、使他免於飢渴的麵包和飲水。”(提爾密濟聖訓集)這樣的聖訓所指的對象不會只是1400年前沙漠中的阿拉伯人,而是世界上所有的人、在任何時代的基本需要和權益。

  人類的基本需要,從最早的人類原始祖先阿丹開始直到現代,究竟有多少差別?例如男女性愛和伴侶的需要,除了生理因素構成之外沒有其他解釋﹔考古學發現,人類從古至今沒有停止過對神靈的崇拜,不論形式和內容,也許是認識造物主,也許是當地的神靈,人類需要一種精神的信仰和崇拜,也沒有其他的解釋。人類需要遷居和旅行,古代的人依賴動物的腳力如馬、驢或駱駝,現代的人開汽車乘飛機,但人需要旅行的心理動機古代和現代沒有區別。在人類的生理結構上,從古到今沒有發生任何變化,生物學家或考古學家從來沒有發現有一種進化論中猜測的“過度性”的初級人類,他們的五臟六腑同現代人不一樣,大腦有區別,心臟功能不同。人類生活的外部環境有多少變化呢?地球上適於人類居住的陸地氣溫多不過50度的差異,空氣中的含氧量也有一個十分狹窄的限度,這些是人類生理所能容忍的限度,古代人和現代人都是一樣。1400年前的人如果活在今日,他照樣能活著,用不著為他專門建造氧艙和溫室。那麼,先知穆罕默德時代的人同我們在什麼地方“不文明”呢?我們的結論是,凡是人類,基本需要和心理狀態沒有任何區別,不存在區域或時間的差異﹔作為人類行為指南的伊斯蘭經典思想原則也沒有變。變化在哪裡呢?人們說,今日的世界通訊、交通、住房、武器、家用電器都同古代不一樣了。這些只是工具和器具的改進,人類所面臨的問題以及人類自己製造的問題本質有什麼不同呢?任何人需要有充足的睡眠和休息,他們需要有安身之處,因此住房有了改進﹔人類需要通訊,傳遞信息,過去使用騎馬的信使,而今天可以用因特網、電話或傳真,本質的需要還是一樣。過去打仗使用冷兵器,如弓箭和大刀,現代戰爭的武器是衛星制導的導彈,確實很不同,但是,侵略戰爭和保衛祖國的心態沒有任何變化,戰爭的正義與非正義的性質古今原則是一樣的。因此,人類對於住房、交通、通訊和戰爭的需要沒有區別,而區別在於使用的工具不同,只是更有成效地達到目的。

  伊斯蘭的經典是指導穆斯林生活的內容,解決他們日常面臨的社會問題,指的是人的動機、態度和立場,而與解決問題的器具沒有直接關係。伊斯蘭的法制是人類正常生活的思想原則,不論用什麼手段殺人,都是殺人,都是罪過。對古代的阿拉伯人和對今日世界各地的人是同樣的原則。有人說,伊斯蘭的思想應當適應現代世界形勢,符合西方社會提出的標準,因為歐美的文明是現代的潮流。西方社會的世俗制度已經給人們造成了固定的印象,法律和制度要不斷修正,趕上時代的需要,任何事都不能一成不變。

  西方的世俗體制是根據社會出現的問題或根據需要不斷改正制度,因為人的慾望和利益的變化,制度也要隨時修改。比如在英國和美國在最近都發生了中學生在校園中用槍殺人的新聞,因此,國會中就重開討論,是否應當允許私人擁有槍支的問題,過去的法律需要修改。在伊斯蘭看來,這是本末倒置,事情的本質不是槍,而是殺人,應當教育年輕人懂得,殺人是大罪,禁止殺人,而不是討論限制什麼樣的工具。如果在那些年輕人頭腦中,殺人的動機和認識沒有改變,警察局拿走了私人的槍支,那麼,殺人犯可能以其他方式作案。

  伊斯蘭的法學思想著重在合法與不合法,什麼事許可,什麼事便許可,這是生活的思想原則,而不是指方法和工具。【古蘭經】多處提到,人類是真主在大地上的代理,一切物質都歸真主所有,人只是根據真主的法度合理地使用這些物質和工具。例如一把刀,許多合法的事可以用刀來完成,如屠宰牲畜和家禽取其肉食,用刀製造用具或烹調,用刀自衛保護生命財產,這些是合法的行為,而用刀殺人或侵佔別人財富是不合法的行為,是大罪。我們可以利用發酵的技術做麵包和食醋,但不許用發酵釀造酒。

  許多地方的穆斯林要求實行伊斯蘭的法制,根據天啟的思想原則管理自己,鼓勵一切合法的行為,禁止一切不許可的事。這應該是穆斯林的基本權利,尤其在穆斯林人口佔絕大多數的地方。可是,西方新聞媒體以此大作文章,宣傳說,那裡的人要恢復1400年前的法制,要使社會倒退到中世紀“野蠻的時代”去。如果不是由於這些人愚昧無知,他們難道不是對伊斯蘭文明的故意歪曲嗎?

  伊斯蘭根據天啟經典制定的法制,不僅能對現實問題迎刃而解,而且對人類社會未來的問題也容易解決。不論世界的科學技術發展到什麼樣的程度,人類使用的交通、通訊、電子設備和戰爭武器多麼先進,伊斯蘭法制的原則精神永不退色,永遠有效。因為,伊斯蘭法學原則中有一個靈活的機制,“伊智提哈德”,意思是根據經訓精神和現實具體問題的創制原則。例如現代社會,許多非穆斯林國家都有穆斯林的少數民族人口,也有許多穆斯林國家,政府領導人腐敗,不按照伊斯蘭法制行事,像這樣具體的現實問題,都能從【古蘭經】的思想原則和先知穆聖當年具體鬥爭中找到明確答案。先知穆聖在世的時候這些問題解決得都很好,任何統治階級的心理都一樣,他們製造的問題也是同樣性質,所以根據原則精神就能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伊斯蘭的法制思想是公正和無私的,原則性很強,使私欲的目的沒有存在的餘地。

  現代資本主義社會提出了許多虛偽的政治口號,如人權、言論自由、民主選舉、但在任何一件具體問題上,都是極少數人在背後運作,利用新聞媒體製造假象和輿論,每一間事都包含著少數人的利益,而在公開的場合下,他們用這些政治術語來包裝,掩蓋事實真相。為了掩蓋他們的虛偽政治,現代西方國家利用高科技手段互相偵探,如偵探衛星、劫持電子郵件、竊聽電話、安裝竊聽器等。按照伊斯蘭的法制原則,在穆斯林之間這是非法的行為。【古蘭經】說﹕“信道的人們啊﹗你們應當遠離許多猜疑﹔有些猜疑,確是罪過。你們不要互相偵探,不要互相背毀。”(49﹕12)在先知穆罕默德(祈主福安之)所領導的許多次麥地那保衛戰中,確實派遣過負責偵察敵情的情報人員到敵人的地區了解社會和軍事情況的事例。那麼,現代的伊斯蘭法學專家,根據【古蘭經】啟示和穆聖的歷史事跡,得出結論,如果伊斯蘭的敵人使用衛星偵察、盜竊情報、偷聽電話等“信息戰術”,那麼,穆斯林為了保衛自己,屬於“吉哈德”性質,也可以針鋒相對採取同樣的手段獲取情報,知己知彼。但是,對穆斯林國家和民眾,仍舊不許可進行偵探活動,他們以此抗議某些穆斯林的獨裁者對自己民眾的偵探活動,更有可惡者,把他們收集的穆斯林活動情報出賣給伊斯蘭的敵人,換取好處,這些屬於哈拉姆行為。

  這是伊斯蘭法制思想對現代問題的舉例,伊斯蘭法制裁決任何糾紛是非分明,一切以天啟原則判斷,公正無私,敬主愛人為根本。現代人所面臨的各種複雜問題,不論婚姻家庭兒女教育社會治安,即使十分棘手的科學與社會問題,伊斯蘭的法制精神可以明斷是非一清二楚毫不含糊,例如現代銀行貸款分紅、投資股票、期票債券、器官移植、基因食品、信息技術、宇宙探險等。再過數百年,數千年,伊斯蘭的法制思想永遠有效,可以解決一切新問題,指導個人生活和社會活動。伊斯蘭思想將永保青春的生機,與地球同興旺,與日月同光明。歸納以上各種論述,可以總結以下幾個要點,說明伊斯蘭是永恆的先進文明﹕(一)現代的人類的人性與古代沒有區別,伊斯蘭的精神適合於任何時代的人類社會,沒有時空的局限。(二)人類的進步表現在工具的演變和發展,人的動機和心願沒有變,因此人類社會的問題不是使用工具的問題,而是人的思想和動機問題。(三)伊斯蘭的精神對科學技術的發展沒有設置任何障礙,只是科技成果的目的要受伊斯蘭法制的鑒定和指導。(四)伊斯蘭的思想原則適用於任何時代,可以解決任何時代的家庭、社會、生產和國際問題。

  根據伊斯蘭的這些特點,在人類歷史上,伊斯蘭曾經興旺發達,毫不奇怪。古代的伊斯蘭科學研究,如化學、醫學、數學、天文學、以及各種自然科學的成果處於世界領先地位,也是毫不奇怪。今日的現像是許多穆斯林丟失了伊斯蘭的信仰,疏遠了伊斯蘭的精神,他們受到西方資本主義神話的迷惑,認為資本主義制度代表了文明前哨,是人類的唯一出路。穆斯林的學者和民眾在資本主義弊端暴露無遺之日將翻然覺悟,幫助伊斯蘭重整旗鼓,再次興旺發達,也將毫不奇怪。

 

  現在西方的偏見學者們建議伊斯蘭要改革,才能進步,改革的第一步是實行政教分離。這是錯誤的方向,其目的是徹底斷送伊斯蘭,絕不能上當。今日的土耳其是西方樹立的穆斯林社會政教分離的典型,其結果政治不獨立,經濟依附西方,文化受到侵略,人民沒有信仰的自由。與土耳其輝煌的過去相比,使現代土耳其民族在西方干涉下已經成為虛弱的病夫。土耳其的政教分離正好給所有的穆斯林國家樹立了反面的榜樣,這條路走不通,資本主義挽救不了穆斯林世界。

  伊斯蘭今日處於經濟、政治和軍事的弱勢,我們承認這個事實,但是,伊斯蘭的未來既不會滅亡,也不會永遠貧弱,伊斯蘭充滿了未來興旺發達的希望。希望在於全體穆斯林提高伊斯蘭信仰的意識,民族自強和自立的覺醒,遵從經訓努力奮鬥的精神。伊斯蘭的學者們應當認真總結經驗和吸取教訓,幫助穆斯林全社會弘揚伊斯蘭的精神和活力。世界在前進,不是穆斯林要檢討自己的信仰和能力,而是西方社會應當檢討他們的問題,因為他們的唯利是圖和個人主義不能代表人類的文明和世界的前途。西方社會以自欺欺人的人治社會為前提,他們否認宗教和造物主的權力,是非由少數人根據自己的利益作最後決定。資本主義的政治使人類文明倒退,資本主義的生產和競爭使地球迅速受到破壞,資本主義的國際外交是保護殖民主義利益,維持不公平的交易和以強凌弱的文化侵略。資本主義預示著世界人民將遭到更大的災難和痛苦。資本主義絕不能成為人類的未來,未來只有伊斯蘭。

  基督教文明在西方資本主義制度的蹧蹋下已經腐朽,但是他們卻建議伊斯蘭學習基督教進行改革,追隨西方文化、模仿他們的生活方式,走他們已經證明失敗的道路。英國有一位詩人,巴什爾'邦庭(BasilBunting)寫道﹕“歐洲人正在貧血症中掙扎﹔躺在垂死的病榻上狂言吞併伊斯蘭。”

  伊斯蘭的信仰不需要修正,這是人類高度文明的基本保證﹔伊斯蘭的法制不需要改革,伊斯蘭有能力解決現在和將來的一切問題。在過去用樹枝當筆寫書、騎駱駝交通的年代,伊斯蘭只用了一百年就把真主的啟示傳遍歐亞非三大洲﹔如今在因特網通訊和超音速飛機旅行的時代,伊斯蘭不會需要一百年就能傳遍全人類。【古蘭經】說﹕“召人信仰真主,力行善功,並且說﹕‘我確是穆斯林’的人,在言辭方面,有誰比他更優美呢?”(41﹕33)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頂:106 踩:113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23 (542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05 (531次打分)
【已經有995人表態】
266票
感動
226票
路過
263票
高興
24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