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學者研究結果表明:極端分子不具備基本伊斯蘭常識-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德國學者研究結果表明:極端分子不具備基本伊斯蘭常識

專家學者們集中分析了2016年春季一起恐怖襲擊後,儲存在恐怖分子手機內的5757條資訊。

所謂的“極端伊斯蘭分子”與“仇伊分子”其實在本質上是一致的,他們本屬一丘之貉。畢竟,他們二者的終極目標都是為了扭曲、抹黑甚至瓦解伊斯蘭信仰。然而,德國某學術研究團隊一項最新研究結果明確指出,所謂的“伊斯蘭國”等極端組織成員充其量就是名義上的穆斯林。這也跟諸多穆斯林學者及領袖們的論斷如出一轍。

德國比勒費爾德大學(University of Bielefeld)及奧斯納布呂克大學(University of Osnabrück)的專家學者們組成了一個聯合研究團隊,集中分析了2016年春季一起恐怖襲擊後警方搜集的若干證據,其中包括儲存在恐怖分子手機內的5757條短資訊。這些資訊來自策劃並實施此次恐怖襲擊的12名嫌疑人,不過該調查報告並未指出該恐怖襲擊事件的具體細節。

然而,《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指出,根據該調查結果推算,調查中提到的恐怖襲擊事件很可能是去年4月份德國西部城市埃森市(Essen)針對錫克教寺廟的襲擊事件,據報導,發動該襲擊事件的是一群據稱與伊斯蘭極端組織有瓜葛的穆斯林青年。

參與此次研究的學者們指出,從這12名年輕人的對話來看,他們的伊斯蘭信仰知識匱乏,甚至可以說他們根本不具備基本的伊斯蘭信仰常識,他們對伊斯蘭信仰的理解完全基於選擇性的拼湊與拼接,研究人員甚至用“樂高拼裝伊斯蘭”來形容這些極端分子對伊斯蘭信仰的理解。

此次研究共同發起人、奧斯納布呂克大學教授貝克姆•迪茲利(Bacem Dziri)主要負責從伊斯蘭信仰的角度研究具體資訊內容,他最終指出:“基於調查研究與對比,這群人根本不具備伊斯蘭基礎常識。”

該調查報告已由這些學者編輯成書完成出版,據亞馬遜書評顯示,該書旨在“探索德國穆斯林青年中的暴力分子”。

亞馬遜書評指出,該調查為讀者提供了一個瞭解“極端穆斯林青年內心世界”的良機,同時也展示了他們逐漸極端化的具體步驟與細節。

迪茲利教授在寫給《赫芬頓郵報》的郵件中指出,根據12名“恐怖分子”交流資訊顯示,他們很少去清真寺,他們對很多基本的信仰常識都一知半解,他們甚至對是否需要參加週五的主麻聚禮也有分歧……

研究者還提到了一個例子:這12名恐怖分子中一名年輕人問其他人自己是否可以在學校作弊,他得到的答案是:“在和不通道者打交道時,你可以為所欲為。學校裡面幾乎所有人都是非穆斯林,都是不通道者,所以,你隨便吧。”

此外,還有人坦言自己根本沒有讀過古蘭經,然後有人就馬上說他們也要去買一本回來。奧斯納布呂克大學教授勞夫•塞蘭(Rauf  Ceylan)指出,這群人聚到一起成立了這樣一個極端組織之後才開始討論是否需要買古蘭經讀讀,這一點令人震驚。塞蘭教授說:“除此之外,這群人對於伊斯蘭信仰的討論全都基於道聼塗説甚至是謠言。”

有一次,這個極端小組織的領導人召集了一次會議,一名成員立馬表示自己甚至沒有一件合乎伊斯蘭教法的衣服,於是,他們的頭領就告訴他:“隨便,你穿運短褲也沒事,實在不行,開會那天我給你借件衣服吧。”

該調查其實只是基於一個特定小群體的個案研究(case study),調查結果或許並不適用於其他組織,但是,它確確實實反映了一個道理——這些極端暴恐分子的確與伊斯蘭信仰扯不上多大關係。這也印證了很多穆斯林學者們的觀點。

迪茲利教授及塞蘭教授同時指出,上述研究中的12名極端分子似乎並不願意與其他穆斯林打交道,他們的伊斯蘭信仰僅僅局限在他們這個小群體內部。

迪茲利教授還說:“這群年輕的極端分子都來自遠離伊斯蘭信仰的家庭,他們並沒有在清真寺被極端化,倘若他們真的去清真寺學習,倘若他們真的擁有足夠的伊斯蘭信仰知識,他們就根本不可能如此極端,最起碼,他們很難極端到發動恐怖襲擊這種程度。這也是我們此次調查最主要的一個發現。”

 --------------------

葉哈雅譯自《赫芬頓郵報》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entry/german-study-finds-radicalized-muslims-have-little-actual-knowledge-of-islam_us_5967f362e4b03389bb163c58?section=us_theworldpost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